花潮痕 第四十四次 十花故事肠断恨人 一叶惊秋神归香海[魏秀仁]

娟润双栖。咽汾水之波声,凄凉夜月;拜昙花之幻影,难受春风。逝者

上回书说的是荷生东平回部。那时正痴珠西人蜀川,天寒岁暮,游子乡关之感,风人屺岵之思,麇至沓来,顿觉茅店鸡声,草桥月色,登高履危,无复曩时兴致。行次大理,遇一老朋友,询及行踪,因言节度田公于五月按奉命移广,已见邸抄,且有“不必来京请训”之语。痴珠意绪,愈觉无聊,想道:“人生遇合,自有定数。倒是蜀脑蛛网膜炎景甲于寰区,自古作家流寓其地,阅历一番,也不辜负负。”痴珠自这个人益门,度大散关,深意山水,日纪一诗,转也解脱一切。
那日到了广汉,广汉守郭公,系痴珠郎舅至戚,迎至署中。十年分别,万里聚头,这一夕情话,比巴尔的摩王漱玉家又是同等款洽。痴珠借此度过余生,饮薛涛之酒,斗花蕊之诗,客边亦不寂寞。韶光荏苒,转眼之间是一月尾旬了。始而听闻道贼窜人建昌,逼近东越,继而听别人说上游失守,会城非常危险。痴珠与郭公俱有老人家,闻此消息,何等张皇。到3月杪,郭家安信到了,痴珠不得家中一字,怎么着放心?便差人查探由湖人队(Los Angeles Lakers)广之路。差人回报:“黄州道梗,田公今后留滞杜阿拉。”痴珠急得无法,因想往华严庵求签,提示去路。
原本广汉有一华严庵,系侍中金公兆剑之妻冯燕娘所立。燕娘聪颖绝轮,年十九,归都尉,蜀人比之赵集贤夫妇。逾年,郎中车,燕娘不茹荤,奉姑以居。逾年,姑又卒,燕娘遂祝发奉佛,高坐禅床,与世无争者三十年。由静生定,由定生慧,一切过去前景之事,洞照无遗。由此把所居舍为华严庵,就菩萨前神签,提示善信迷途,法号蕴空。痴珠前此曾往爱慕,值蕴空朝峨眉去了,只撰一联镌板,赠给旁人方丈悬挂。其联云:
也曾续史,也曾续经,瞻落落名山,博议书成,竹素双栖留只影;
未敢言仙,未敢言佛,叹茫茫孽海,我们身在,柏舟一叶引迷津。
蕴空由峨眉回来,见了此联,也还点头称好。
那回痴珠因要求签,早期斋戒,于1月首十日清早,洗心涤虑,向华严庵来。到了山门,便有斋婆款待上殿拈香。痴珠磕了头,跪持签筒,默祷一番,将签简摇了几摇,落下第十三签来。重复磕头起来,问过信笺,便有斋婆送过签谱。痴珠看头一句是:“如此江湖不可行”,想道:“那样海南走不行!”又看下句是:“且今后路作归程。”想道:“还要由山、陕走哩。”再看上面两句是“孤芳自赏陶月朵,一院秋心梦不成。”想道:“这是怎说?”
沉吟一会,重新整建衣冠,又跪下磕了几个头,默祝一番,重求一签。检出签谱,看头一句是:“故园归去已无家”,便不识不知流下泪来。又看下句是:“倾盖程生旦驻车。”自语道:“那是遇着怎么人留自身咧?”再往下看去,是:“款月何如春月好,青衫自古恨天涯!”痴珠想道:“那也不是好新闻。”
正在困惑,只看见殿后一个老尼,年纪七十以外,扶着侍者,逐渐踱过来。斋婆侍立一边,老尼便向痴珠合掌道:“居士何来?”痴珠快捷回礼道:“比邱即蕴空法师么?”便每家每户通了姓名。老尼笑道:“前蒙居士过访,老衲朝山去了,有失迎候。转承惠赐长联,-括老衲毕生行实,令人心感。”痴珠说道:“久钦清节,且仰禅宗,正想向方丈顶礼慈云,将签意提示,不意比邱转出来了。”说毕,便将签谱帖子递过,蕴空中接力着,瞧了一瞧道:“头一签,上二句居士自然知道了,下二句后来自有明验,差非常少居士与‘陶日精’另有一番因果。第二签,首一句且不要多疑,大致帝娲子花剑春兰,各极其胜。毕竟菊花牢蚤,不如春兰尊贵。老衲有三十二字偈,居士听着。”便探究:
“鸟飞草长,凤去台空。 金蕊欲落,一夕西风。 亭亭净植,毓秀秋江。
人生艳福,春镜无双。”
痴珠迟疑不解,呆呆的立着。老尼道:“居士请了!数虽前定,人定却也胜天,那看居士才具吧。”说着,便扶着侍者,由殿东入方丈去了。
痴珠也不敢纠缠,到大厅吃了茶,疑嫌疑惑的回署。过了一夜,想道:“幸是山陕此刻回部宁静,倘像去冬那样光景,就那条路也走不行哩。”因此一定由原路且古代人都,再作回省盘算。郭公也留不住,只得厚赆数百金,派两名得力家丁护送至陕。是时槐月时候,途中不寒不热,山青青蓝,比大吕光景迥然不一致。到了梓潼,重经云栈、翠云廊、滴水岩、青桥驿、紫柏山、红心峡诸胜,尤令人舒心。奈痴珠惦念老妈在危急中,恨不可能插邀南飞,那有心思流连风景。每一天重赏轿夫,兼程前进。7月底三自起身,至全方夜二更,已到了草凉驿地方。此地上去白河县七十里,下去三明出十里,本排住宿之所,痴珠因夜深了,只得随意住下。
是夕月明如昼,跟随人等赶路疲乏,都睡了。痴珠独步小院中,对月凄恻。秃头因痴珠未睡,不敢上床,坐在堂屋打盹,见痴珠在庭院里踱来踱去,进站起说道:“天不早了,老爷睡呢。”痴珠看表,已有两下多钟,便进房去,叫秃头服侍睡下。翻来覆去,捱了一会,总睡不着。
忽然,似闻窗外有人不断呼唤,又似有人隐隐哭泣之声,将帐子爆料一看,见斜月上窗,残灯半穗,衰颓四壁,寂无人声,便又睡下。想起前几日凤岭休憩,见那连理重生亭的碑文,文字高古,非时入手笔,便又恍恍惚惚,如身在亭中,援笔题道:
岭下客孤征,岭上木连理。连理之木死复生,孤征之客生如死!
题毕,瞥见一漂亮的女子,画黛含愁,弯蛾锁恨,娇怯怯的立在山拗,将痴珠凝眸一盼,便丢掉了。痴珠移步下亭,想道:“怎的那空山中有此好看的女人,难道青天白日,山魈木魅敢公然出现么?”正在想着,那脚步却向山拗走来,不见人迹。刚转过山拗,又见那美眉手拈一枝杏花,身穿浅月色对襟衫儿,腰系茶褐宫裙,神情惨淡,立在这里。痴珠转过脚步,美眉却又不见了。并那地点,亦系一片平原,并非凤岭。痴珠想道:“小编如何又走到这么些地方啊?”再一望去,见有一庙,隔一箭多地,便缓步向前。只看见庙门洞开,喷涂涂料颜色暗淡得很,是个佛殿。庙门直匾大书“双鸳祠”三字。门堂三间,歪歪斜斜,门上也画有托为神灵,一扇倒在私下。中间碧油屏门,不成颜色。屏门后,砌砖尚自完好,两傍一柏一松,苍翠欲滴。痴珠一步步走上场阶,见廊上东西木栅,中间殿门悬挂板联一付,是:
秋月春风,可怜如此; 青天碧海,徒唤奈何!
十七个字。用手推那殿门,却是闭得牢牢的,无缝可窥,不知中间是何神仙塑像。由东廊转至殿后,只看见南部有一小门,踱进门来,却是朝东的三间房间,空洞洞的无一致东西。对面有一亭,亭中坚碑一座,痴珠忙把碑文读过,是一篇四六。正要背诵二次,陡见碑石摇荡,向身上倒将下来,吓得痴珠大叫一声,早把对房跟人惊醒了。
秃头从睡梦之中一滚动爬起,问是怎么。我们道:“老爷梦魇了!”痴珠一身冷汗,将眼一睁,瞅着月光灯影,修然道:“你们不要咋舌,没有啥样事,反吧。”便自坐起,报料帐子,将灯剔亮,去记那碑文。认为首尾二段,是全记得,中间两段,什忘四五。就踱下床来,披上衣裳,检过纸笔,将首段先行警出。其词曰:
曲尘走马,丝柳情长;药市飞龙,香桃骨损。骥方展足,伤心赋鹏之
词;凤不高翔,掣泪离鸾之曲。春风眉黛,花管新描;夜雨啼痕,竹斑忽
染。瑟弹湘女,落遗响于三秋;环认韦郎,结相思于再世。大抵青天碧
海,不少峨眉见嫉之伤;什么人知白袷蓝衫,亦多鼠思难言之痛。此双鸳祠
所为立也。
誊毕,想道:“这段情文,已极哀艳了!近期四六家,那有此付笔墨?”因将次段慢慢的记得,援笔先誊那首二句云:“则有家传汉相,派衍埃德蒙顿;”想道:“怪呀!竟是笔者家的传说了。其下还或许有八字,再记不出。”便提笔圜了八圜,誊那下边包车型大巴,是:“青箱付托,鲤庭负剑之年;黄奶编摩,乌几吹藜之夜。”想道:“那联以下,还会有‘名题蕊榜,秋风高掇桂香’一联呢,怎样对语再记不出?”就将十字誊过,又圜了十圜,往下誉去,是:“轻裘快马,霜严榆枣关前;寒角清笳,月冷胭脂山下。吊紫禁城于刘石,禾黍高低;聆泠调于伊凉,筝琶激楚。”
誊到那边,要往下写去,只记不出。想道:“以上数联,后来篡去作自家的墓志铭,也还可用。今后数联,系叙此人抑郁无聊,得一女生知己,笔墨非常淋漓,怎么样一字也没了?”沉吟半晌,自语道:“咳!恍惚得很.那数联合中学,不是有那‘叔宝多愁’对这‘长卿善病’么?怎的记不起,比做更难?”掷下笔,凝思一会,听得鸡声已唱过四遍了,便提起笔,另行将这段末数联誊出,是:
彩云三素,忽散鱼鳞;宝月一奁,旋亏蟾魄。盖积劳所以致疾,而久
郁所以伤生。历险阻之驰驱,风如牛马;慨身宫之偃赛,岁在龙蛇。病
到膏盲,竟符恐怖的梦;医虽卢扁,难觅灵方。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想道:“这几天是第三段了。”段首四句是:“尔乃亭亭净植,莲出污泥;烈烈奇香,兰生幽谷。”
誊毕,想道:“以下数联又忘了。”便又重新写道:
杯蛇幻影,鬼蜮含沙。蒙愁绪以回肠,蔓牵瓜落;拭泪珠而洗面,藕
断丝长。生不逢辰,久罹茶苦;摩顶放踵,又降鞠凶。填海水以将枯,冤
无从雪;涸井波而不起,心早成灰。含笑同归,树合韩凭之冢;偷生何
益,梦随情女之魂。8000里记鼓邮程,家山何处;一百六禁止吸烟时节,野祭
堪怜。魂兮归来,躬自悼矣!
便自语道:“写得沉痛如此,真好小说也!末段笔者便一字不忘了。”遂接写道:
于是故人阁部,念攻玉之情,敦分金之谊。黄芦匝地,悲风吹蒿里
之音;丹艨孔涂,落日下桂旗之影。衬旄幢之-,翠柏松林;
升俎豆之馨香,只鸡斗酒。嗟乎!滚滚劳尘,不外至性至情之地;茫茫
人海,最难终身一死之交。白马素车,犹是范张同气;珠幡宝盖,终殊
娟润双栖。咽汾水之波声,凄凉夜月;拜昙花之幻影,悲伤春风。逝者
如斯,竟成千古;人如可作,重订三生。川岳有灵,永护同心之石;乾
坤不改,终圆割臂之盟。 誊毕,窗纸上曾经晓日——了。
痴珠复朗吟三次。秃头暨公众早就收拾行李伺候。痴珠才拭脸漱口,便上车向赤峰进发去了。就是:
人生能有几,贸贸刺龟儿间; 天与闲身好,怎么着不肯闲?
欲知痴珠一签一梦后来若何应验,且看下回分解——

话说痴珠缠绵愁病,过了一春,把阿宝行期也误了,急得鹤仙要请假来省。眨眼间,又是三夏,芝友引见也回头,痴珠甫能出门。那日来访芝友,芝友道:“西边时事,目下实在倒霉,那真令人心神不属,正是都中,也是近来才撤防堵。”痴珠叹口气道:“生涯寥落,国事辶屯囗午夜得荷生杨柳青(姬恩Liu)军营的信,也是如此说。”
看官,你道荷生何事驻军杨柳青(JeanLiu)呢?七月间,逆倭从迈阿密海道窜入津门,京师戒严,朝议今山、陕各地领兵人民卫生,荷生所以领兵四千,到了海南。后来奉到诏书,都令驻杨柳青滴滴骑行COO助剿。5月中二,芦台官军打了胜仗,逆倭窜至靖海,又为荷生伏兵杀败,遂退出小直沽,回南去了。荷生后来仍回并州军营参赞,这是后话。
当下痴珠从县前街就来柳巷,采秋为是荷生密友,向来会见,就延人内室。见痴珠病虽大好,却老了众多,就也喜欢。痴珠见采秋高贵雍容,珠围翠绕,锦簇花团,心中却为整个世界有才色的红颜一慰。又见个丫鬟面熟得很,询知是秋英。原来秋香死后,荷生赏秋香的老嬷五十两银,把秋英收为婢女。痴珠又为秋英喜脱火坑。
此时爱山住在听雨山房;紫沧失偶,就把瑶华赎身出来,作个继室,住在梅窝。痴珠都走访了,又到东米市街,才行回寓。既不见乏,晚饭也用得多,大家都道痴珠一天好过一天,能够和芝友同走了。不想无意中又钩出旧病来。看官,你道为啥呢?
紫沦为着鹤仙是旧交,便延芝友逛一天并门仙馆,嘱痴珠及羽侯、燕卿、爱山作陪,传来本年花选第一巫云、第三玉岫伺候。又因大家说得荷生花选只剩福奴一位,也可以有沧海桑田之感,便又传了福奴。这一会,觥筹交错,钗舄纷遗,席上人人心畅,唯有痴珠触目伤心。酒未数巡,便推病插足,倚炕而卧。
我们只可以叫福奴、巫云、玉岫轮番上前陪伴,与她出茗添香。痴珠微吟道:“细草流连侵座软,残花难熬近人开。”大家一笑。紫沧席间因谈起采秋“凤来仪”的令来,羽侯道:“雅得很,大家何不也推行看?”爱山道:“《西厢》中这里再寻得过多‘凤’字?”燕卿道:“把《西厢》换作《桃花扇》何如?”羽侯、紫沧道:“好极!”
当下芝友首坐,次是痴珠、羽侯、燕卿、爱山、紫沧、福奴、巫云、玉岫。羽候要推芝友起令,芝友道:“叫自身起令,杰出不可能。我们说了,作者上学吧。”于是羽侯喝了一杯令酒,说道:
“翱翔双金凤凰,《缑山月》,零露氵襄氵襄。”
大家赞好,各贺一杯。次是燕卿,望着福奴说道:
“凤纸金名唤乐工,《碧玉今》,夙夜在公。”
大家也说:“好。”各贺一杯。次该是巫云,说道:
“传凤诏选蛾眉,《好堂姐》,被之祁祁。”
羽侯道:“跌宕风骚,作者要贺三钟哩。”大家遂饮了三钟。该是福奴,福奴含笑说道:
“鸾笙凤管云中响,《烛影摇红》,”
就不说了。我们道:“怎的不说?”福奴道:“作者肚里不曾一句《诗经》,教作者怎么着?”燕卿道:“一两句总有。”福奴笑道:“有是有了一句,只不佳意思说出。”咱们道:“说啊,《诗经》里头有怎么着不佳意思说的?”福奴笑说:“大旨”又停了。芝友接着道:“养养。”便击掌哈哈笑道:“妙!”紫沧道:“徐娘虽老,丰韵犹存,竟会想出那一个令来。”大家也贺了一杯。
次该玉岫,玉岫说道: “风尘失伴凤傍惶,《清江引》,将翱将翔。”
我们道:“也还一串,那就难为她。”次该是芝友,芝友想了一会,向痴珠说道:
“飞下凤凰台,《梧桐落》,笔者姑酌彼金囗。”
大家说:“好。”各贺一杯。次该是爱山,爱山磋商:
“望平康凤城东,《逍遥乐》,穆如清风。” 次该紫沧,紫沧说道:
“听凤子龙孙号,《光乍乍》,不属于毛。”
大家都道:“好!”各喝贺酒。次该是痴珠说了收令。紫沧便来炕边督促痴珠起来,痴珠不起,道:“作者说就是,何必起来?”因协议:
“有杳万山隔鸾凤,《月上五更》,乃占作者梦。” 说毕,痴珠仍是不语。
大家见痴珠明日又是决不意兴,便一边吃酒,一面向痴珠说笑,给他排除和化解。不想痴珠检着案上一部小说,瞧了一会,见上边有一首词,噙着泪吟道:“春光早去,秋光又追。”停一停,又吟道:“恨随流水,人想立马,何处重相见?韶华在眼轻消遣,过后回想总可怜!”就以为最佳凄凉,便自去了。
次日,芝友大家来看痴珠,又拉她同访福奴,重过秋心院。认为草角花须,悉将溅泪。那夜回来,便咯咯吐了数口血,吟道:
“西园碧树今如此,莫近高自卧听秋!”次日就不能够起床了。
那芝友却与福奴拾叁分投机,就订了平生。到得十月杪,挚福奴领着阿宝一群人,向蒲关去了。
痴珠病中,见阿宝兄弟前来送别,又是一番伤苦。从此服药便不奏效,日加致命。此时荷生撤防未到,子秀、子善都出了差,羽侯、燕卿、紫沧、爱山,每一日各有文件,正是池、萧照拂笔札银钱,一天也忙不了。只心印镇日都在西院前屋,帮秃头照管,二更天才回方丈去睡。
穆上升等级见痴珠病势已是不起,大家想着不久就是散局,秃头慢慢的呼叫不灵,只得自个儿撑起精神,彻夜伺候。痴珠自知不免,二十十12日倚枕作了数字,与亲戚分开;就教萧赞甫替她写一付自挽的联,是:
一棺附身,万事都已; 人生到此,天道难论。
因叹道:“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伏焉。”又吟道: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赞甫着实安慰一番,就也走了。
那夜二更时候,痴珠清醒白醒,瞥见灯的亮光一闪,有个侍儿眉目拾叁分媚丽。却另有一段飒爽的动感,含笑招手。痴珠起身,那侍儿早掀着帘子出去。痴珠无声无息跟着走,只隔一步,却赶不上。再看走的地点,是个,却不是汾神庙的路,脚下全部是青花石磨光的石板,两边是白玉栏干,围护着十分的多瑶花琪草。那侍儿早不见了。远远望去,只看见下边数十级台阶;阶上黑褐三道的门,白金兽环。沿阶排列这几个仪从,一对对旌旗幡盖,刀鞘弓衣;还恐怕有那金盔金甲的神将,手执军火,分班站在中门两边。痴珠想道:“那是如何地点呢?”正在犹豫,不敢前进。
忽见西部的门拥出相当多丫头,宫妆艳服,手中有捧冠带的,有捧袍笏的,迎将出来。八个空白的,生得荷粉露垂,月临花烟润,向前跪下道:“请主人更衣。”便引痴珠进了中门。东西两班人等,瞧见痴珠,都叩起始来。痴珠从屏门走上殿来,见殿上立一更衣镜,有七尺多高,镜中二个身材,衣裳虽不华美,而风采奕奕,英爽之气见于外貌。镜后走出三个神明来,向痴珠道:“先生来了。”把手一拱,足下便冉冉生云,上天而去。侍女伺候更衣落成,扶在正当几上坐下。
痴珠正要讲话,忽见屏门洞开,门外停两座七香宝辇,又有为数十分多宫妆侍女,有执拂的,有执扇的,有捧如意的,有捧巾栉的,有捧书本的,簇拥着两位珠缨蔽面的美人下车。痴珠从殿上望将下来,叁个面孔好像亡妾茜雯,二个面庞儿好像娟娘。只看见黄巾力士引向廷前方面,下铺七个月光蓝方垫,那靓妹绰绰约约,走至垫前,便俯伏跪下。旁有三个金甲神将唱道:“泪泉司、愁山司谒见。”痴珠身旁侍女唱道:“平身。”便有八个丫头扶掖二美人,从东点环佩珊珊步上殿来。
刚到殿门,痴珠立起身,上前略一凝视,四个辛亏茜雯,一个幸亏娟娘,喜极不能够开口,一手携着一位发怔。半晌,转扑簌簌的吊下泪来。茜雯、娟娘早是泪水偷弹,至此更呜咽欲绝。痴珠向茜雯恸道:“人亡家破,教作者何感觉人!”茜雯咽着道:“天数难逃。”
娟娘抹泪道:“你今到此,尘缘已断,平破往复,世事自有回环,何必重生魔障?作者告诉你:这地点系香海洋青心岛,你原是此间仙主,笔者和茜雯堂姐、春纤堂姐、秋痕三妹,都以您案下曹司。因数十年前误办一宗案件,害多数騃女痴儿都淹埋在那恨水愁山、泪泉冤海;由此玉皇大天尊震怒,召着金公兆剑替你作了仙主,将大家软禁在离恨天,先后谪降人世,亲历了恨泪愁冤的苦。2018年蕴空坐化,玉皇上帝怜他五十余年节苦行高,诏金公领着蕴空重游凡间,享历荣华,方才去了。作者和茜雯三妹罚限先满,近年来你已重置了。秋痕小姨子罚限立即也满,只春纤尘劫未尽,尚有五两年耽延,修成正果,方许重证仙班。”提起此,便将牙笏向痴珠心前轻轻一拍,道:“怎的尘梦还不醒哩?”
痴珠头痛一声,呕了一口鲜血,却是黄粱梦。秃头闻声,急跑进去,见桌子的上面的灯黯黯一穗,帐外模模糊糊有个身影,像是红衣女生,一闪即不见了。秃头唬得打战,急掀开帐,见痴珠眼撑撑的说道:“何时?”秃头道:“大约两下钟。”痴珠一丝半气的说道:“作者又呕了一口血,认为腥臊得很,你取些汤给自身净净口。”秃头将帐挂起,剔了灯,点起枝蜡,从水火镦上倒半匪的燕窝莲子汤,递到痴珠唇边。
痴珠歪转半身,将口漱净,又喝两口下来,合眼把梦境记念二遍,恍然悟却前生,就问秃头道:“大寒是何许日子?”秃头道:“说是兔时。”痴珠吟道:
“兰摧雨水下,桂折秋风前。”就说道:“你叫林喜去方丈请大师起来,你把小衫裤替小编换上。”秃头道:“老爷身子不佳,何苦要换?”痴珠道:“呆奴!小编要走了,你留得作者么?笔者箱里东西,萧师爷替小编开有清单,通给您去。箱以外的事物,穆升、林喜、李福五个每人平均分了,也算跟本身辛勤一场,留个记忆吧。作者那多少个月结余的束修,也寄不回来,殡殓了笔者,余下的你拿去,作个下半世的推搡。倘道路平静,替自个儿回南看家,走啊!”秃头哭道:“老爷好好的,又从未变症,怎讲起这么些话?”穆升流着泪,说道:“老爷保重。”正往下说,林喜已请心印来了。
穆升掀开帘子,让心印进去,本身向厨下招呼我们起来。刚由墙囗转过后院,忽听楼下一响,便问:“是哪个人?”未有承诺,已吓得浑身寒毛直竖。再听得一声很响,你似左侧屋里空棺挪动的声,便以为一身发抖,两腿如同钉住,走不动了。林喜、李福闻得声响;拿枝蜡赶来看视,穆升还自站着,心上突突的乱跳。停一停,五人同到楼下,唤醒大家出来前院。烛影里,又似槐树底下隐约有几四个人站在那边。其实,天是陰沉沉的,只听得风吹槐叶,簌簌有声而已。
屋里,秃头带哭检点痴珠衫裤。心印望着痴珠两颊飞红,也感到倒霉。痴珠早把吩咐秃头的话,与心印覆述二遍,就唤秃头将一小箱交给心印道:“那是自身的诗文集和那各个杂著,通共一百二十卷,你替本身转交荷生。《玄》文覆瓿,《论语》烧薪,这算怎么?只笔者一世的脑力,都在那边,托她替作者收拾吧!”心印见此光景,就要忍住哭,也不由自己作主了。
林喜等满面泪水印迹,帮着秃头替痴珠擦了随身,换了服装,跏趺而坐,向心印道:“你是大解脱的人,何为也哭?作者这会心上空荡荡的,唯有阿娘尚然在念。为子如自身,有不及无。”便滴下两点眼泪。一会,目神渐散,两颊的红也渐淡了。满屋中忽觉灵风习习,窗外一阵阵大雨。痴珠叫林喜端过一张炕几,向李福要了笔砚,心印检一张笺纸递上,林喜磨着墨,痴珠谈到笔来,在纸上写了四句道:
海山自己旧小游仙,滴落红尘四十年; 一叶随风归去也,碧云无际水无边。
题罢,掷笔倚几而逝。时正卯三刻。
心印大恸,秃头等泥首号啕,却远远的闻得蛮箫之声,经时才出。心印一面哭,一面照看秃头将痴珠扶下。只看见姿色带笑,气色比生时还觉雅观,只瘦骨不盈一把。这会,赞甫、雨农也到,大家帮着点香烛、焚纸钱,哭个泪干声尽。心印领着徒子徒孙,就在秋华堂念起度人经。赞甫、雨农领着穆升,照拂衣服棺椁。用的棺,正是放置楼下那一口。
秃头诸事不管,只在床前守尸痛哭,就好像孝子一般。到了人殓,秃头爱护痴珠生前乐趣,将秋痕剪的一绺青丝、一双指甲,缝个袋儿,挂在痴珠襟上;其他痴珠心爱的古玩,和秋痕的东西,俱装人棺中。将灵停放在秋华堂,秃头等轮番在灵帏伴宿。次日,心印题上一付挽联,是:
梓乡极目黯飞云,可怜倚枕弥留,犹自作者虐待心南望;
莲社暮年稀旧雨,方喜高斋密迩,何期甩手西归! 那且按下。
看官须知:痴珠方才化去,秋痕却已回到。正是: 铁戟沉沙,焦桐人囗;
安道碎琴,王郎斫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因叹道:“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伏焉。”又吟道:

染。瑟弹湘女,落遗响于首秋;环认韦郎,结相思于再世。大约青天碧

世家也说:“好。”各贺一杯。次该是巫云,说道:

痴珠复朗吟壹次。秃头暨大伙儿早就收拾行李伺候。痴珠才拭脸漱口,便上车向邵阳进发去了。正是:

人生到此,天道难论。

古典管教育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一叶随风归去也,碧云无际水无边。

誊毕,想道:“以下数联又忘了。”便又重新写道:

梓乡极目黯飞云,可怜倚枕弥留,犹自虐心南望;

蕴空由峨眉回来,见了此联,也还点头称好。

那夜二更时候,痴珠清醒白醒,瞥见电灯的光一闪,有个侍儿眉目十三分媚丽。却另有一段飒爽的动感,含笑招手。痴珠起身,那侍儿早掀着帘子出去。痴珠不知不觉跟着走,只隔一步,却赶不上。再看走的地方,是个,却不是汾神庙的路,脚下全都是青花石磨光的石板,两边是白玉栏干,围护着累累瑶花琪草。这侍儿早不见了。远远望去,只看见上边数十级阶梯;阶上翠绿三道的门,白银兽环。沿阶排列这多少个仪从,一对对旌旗幡盖,刀鞘弓衣;还恐怕有那金盔金甲的神将,手执武器,分班站在中门两边。痴珠想道:“那是怎么样地方吧?”正在犹豫,不敢前进。

女华欲落,一夕东风。

就不说了。大家道:“怎的不说?”福奴道:“作者肚里从未一句《诗经》,教我哪些?”燕卿道:“一两句总有。”福奴笑道:“有是有了一句,只不好意思说出。”我们道:“说呢,《诗经》里头有哪些倒霉意思说的?”福奴笑说:“宗旨”又停了。芝友接着道:“养养。”便拍手哈哈笑道:“妙!”紫沧道:“徐娘虽老,丰韵犹存,竟会想出那么些令来。”我们也贺了一杯。

秋月春风,可怜如此;

十花典故肠断恨人 一叶惊秋神归香海

杯蛇幻影,鬼蜮含沙。蒙愁绪以回肠,蔓牵瓜落;拭泪珠而洗面,藕

赞甫着实安慰一番,就也走了。

17个字。用手推那殿门,却是闭得牢牢的,无缝可窥,不知中间是何神的塑像。由东廊转至殿后,只看见南部有一小门,踱进门来,却是朝东的三间屋家,空洞洞的无一致东西。对面有一亭,亭中坚碑一座,痴珠忙把碑文读过,是一篇四六。正要背诵三遍,陡见碑石摇曳,向身上倒将下来,吓得痴珠大叫一声,早把对房跟人惊醒了。

世家赞好,各贺一杯。次是燕卿,看着福奴说道:

蓦然,似闻窗外有人不断呼唤,又似有人隐约哭泣之声,将帐子揭发一看,见斜月上窗,残灯半穗,消极四壁,寂无人声,便又睡下。想起昨天凤岭安息,见那连理重生亭的碑文,文字高古,非时动手笔,便又恍恍惚惚,如身在亭中,援笔题道:

古典管理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也曾续史,也曾续经,瞻落落名山,博议书成,竹素双栖留只影;

忽见西边的门拥出点不清丫鬟,宫妆艳服,手中有捧冠带的,有捧袍笏的,迎将出来。叁个单手的,生得荷粉露垂,及第花烟润,向前跪下道:“请主人更衣。”便引痴珠进了中门。东西两班人等,瞧见痴珠,都叩开端来。痴珠从屏门走上殿来,见殿上立一更衣镜,有七尺多高,镜中二个身影,衣裳虽不华美,而风采奕奕,英爽之气见于外貌。镜后走出三个佛祖来,向痴珠道:“先生来了。”把手一拱,足下便冉冉生云,上天而去。侍女伺候更衣完成,扶在严肃几上坐下。

人生能有几,贸贸马蹄间;

海山本人旧小游仙,滴落红尘四十年;

彩云三素,忽散鱼鳞;宝月一奁,旋亏蟾魄。盖积劳所以至疾,而久

安道碎琴,王郎斫案。

坤不改,终圆割臂之盟。

痴珠高烧一声,呕了一口鲜血,却是南柯一梦。秃头闻声,急跑进去,见桌子的上面的灯黯黯一穗,帐外模模糊糊有个身影,疑似红衣女人,一闪即不见了。秃头唬得打战,急掀开帐,见痴珠眼撑撑的说道:“哪一天?”秃头道:“大约两下钟。”痴珠一丝半气的说道:“小编又呕了一口血,以为腥臊得很,你取些汤给自个儿净净口。”秃头将帐挂起,剔了灯,点起枝蜡,从水火镦上倒半匪的燕窝莲子汤,递到痴珠唇边。

华严庵老衲解神签 草凉驿归程惊客梦

说毕,痴珠仍是不语。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