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 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八·列女二

◎列女二

◎列女三

武用妻苏氏,真定人,徙家京师。用疾,苏氏刲股为粥以进,疾即愈。生子德政,四周岁而寡。夫之兄利其资,欲逼而嫁之,不听。未几夫兄举家死,惟余三弱孙,苏氏取而育之。德政长,事苏氏至孝。苏氏死时,天天津大学学旱,德政方掘地求水以供葬事,忽二蛇跃出,德政因默祷焉。二蛇一东一北,随其地掘之,果得泉。有司上其事。旌复其家。

  武用妻苏氏,真定人,徙家京师。用疾,苏氏刲股为粥以进,疾即愈。生子德政,伍虚岁而寡。夫之兄利其资,欲逼而嫁之,不听。未几夫兄举家死,惟余三弱孙,苏氏取而育之。德政长,事苏氏至孝。苏氏死时,天天津大学学旱,德政方掘地求水以供葬事,忽二蛇跃出,德政因默祷焉。二蛇一东一北,随其地掘之,果得泉。有司上其事。旌复其家。

○徐贞女 刘氏 余氏 虞凤娘 林贞女 王贞女 倪美玉刘烈女 上海某氏 谷氏 白氏
高烈妇 于氏 胡氏王氏 刘孝女 崔氏 高陵李氏烈妇柴氏 周氏 荆娲宋氏 李氏陈氏
蕲水李氏 万氏(王氏五烈妇 明伦堂女)陈氏 鸡泽二李氏 姜氏 聊城女 石氏女庄氏
冯氏 唐烈妻陈氏 唐氏 范县 于氏仲氏女何氏 赵氏 倪氏 邵氏 江氏 杨氏
张氏石氏 郭氏 姚氏 朱氏 定州李氏 胡敬妻姚氏熊氏 丘氏 洗马畈妇 向氏 雷氏
商州邵氏吕氏 曲周邵氏 王氏 吴之瑞妻张氏 韩鼎允妻刘氏江都程氏六烈
江都张氏 张秉纯妻刘氏陶氏田氏 和州王氏 方氏 陆氏 于氏 项淑美甬上四烈妇
夏氏

【列传第一百九十一列女三】

任仲文妻林氏,宁海人。家吗贫,年二十八而寡。姑患风疾,不良于行,林氏旦暮扶侍惟谨,抚育三子皆有成。年一百壹周岁而卒。

  任仲文妻林氏,宁海人。家吗贫,年二十八而寡。姑患风疾,不良于行,林氏旦暮扶侍惟谨,抚育三子皆有成。年一百三周岁而卒。

徐贞女,张家口人。少字施之济。年十五,里豪汤一泰艳之,倚从子祭酒宾尹,强委禽焉。女父亲和儿子仁不受,夜趣施舁女归。一泰恚甚,胁有司摄施妇,欲庭夺以归,先使人捽之济父亲和儿子及媒妁数人,殴之府门,有司莫能制。徐氏被摄,候理,次城东旅社,思不免,夜伺人静,投池中死,衣上下缝纫不见寸体。观众皆泣下,共舁古寺,晚秋小刑,蝇不敢近。郡守张德明临视,立祠城东祀之。

  ○徐贞女·刘氏·余氏·虞凤娘·林贞女·王贞女·倪美玉·刘烈女·新加坡某氏·谷氏·白氏·高烈妇·于氏·台氏·胡氏·王氏·刘孝女·崔氏·高陵李氏·烈妇柴氏·周氏·王氏·荆娲宋氏·李氏·陈氏·蕲水李氏·婢阿来·万氏·王氏五烈妇·明伦堂女·陈氏·泽二李氏·姜氏·咸宁女·石氏女·谢氏·庄氏·冯氏·唐烈妻·陈氏·刘氏·唐氏·颜氏·卢氏·于氏·萧氏·杨氏·仲氏女·何氏·赵氏·倪氏·王氏·韩氏·邵氏·李氏·江氏·杨氏·张氏·石氏·王氏等·郭氏·姚氏·硃氏·徐氏女·定州李氏·胡敬妻·姚氏·熊氏·丘氏·乾氏·黄氏·洗马畈妇·向氏·雷氏·商州邵氏·吕氏·曲周邵氏·王氏·吴之瑞妻张氏·韩鼎允妻刘氏·江都程氏六烈·江都张氏·兰氏等·张秉纯妻刘氏·陶氏·田氏·和州王氏·方氏·陆氏·子道弘妻·于氏·项淑美·王氏·甬上四烈妇·夏氏

江文铸妻范氏,名妙元,奉化人,年二十一归于江。及门,未合卺,夫忽以蒐疾卒。范曰;“笔者既入江氏之门,即江氏妇也,岂以夫亡有异志哉!”遂居江氏之家,抚诸侄江森、江道如己子。卒年九十五。

  江文铸妻范氏,名妙元,奉化人,年二十一归于江。及门,未合卺,夫忽以蒐疾卒。范曰;「小编既入江氏之门,即江氏妇也,岂以夫亡有异志哉!」遂居江氏之家,抚诸侄江森、江道如己子。卒年九十五。

刘氏,京师人。有松江人戍边者,诈称无妻,娶刘。既而遇赦归,绐刘曰:“吾暂归省。”久之不复至,刘抵松访之,夫拒不纳。刘哭曰:“良人弃小编,小编将安归。”乃翦发为尼,行乞市上,人多怜而周之。刘置一棺,夜卧棺中数十年。邻火起,刘入棺,呼曰:“乞与阖棺,以毕吾事。”遂焚死。

  徐贞女,宿州人。少字施之济。年十五,里豪汤一泰艳之,倚从子祭酒宾尹,强委禽焉。女父亲和儿子仁不受,夜趣施舁女归。一泰恚甚,胁有司摄施妇,欲庭夺以归,先使人捽之济父子及媒妁数人,殴之府门,有司莫能制。徐氏被摄,候理,次城东酒馆,思不免,夜伺人静,投池中死,衣上下缝纫不见寸体。观众皆泣下,共舁佛殿,深秋蒲月,蝇不敢近。郡守张德明临视,立祠城东祀之。

有柳氏者,苏郡人,为户部主事赵野妻。未示成婚而野卒,柳哭之尽哀,誓不再嫁。其兄将夺其志,柳曰:“业已归赵氏,虽未成婚,而夫妻之礼已定矣。虽冻饿死,岂有他志哉!”后寝疾,不肯服药,曰:“小编年二十六而寡,今已逾半百,得死此疾幸矣。”遂卒。

  有柳氏者,苏郡人,为户部主事赵野妻。未示成婚而野卒,柳哭之尽哀,誓不再嫁。其兄将夺其志,柳曰:「业已归赵氏,虽未成婚,而夫妇之礼已定矣。虽冻饿死,岂有他志哉!」后寝疾,不肯服药,曰:「我年二十六而寡,今已逾半百,得死此疾幸矣。」遂卒。

余氏,铜陵宋蒙妾。蒙妻刘,举孩子各一个人,余无所出。及蒙卒,刘他适,妾劳碌育之。日事纺绩,非丙夜不休。壶政严穆,亲人莫敢窥其门。逾二十年,忽谓子女曰:“吾命将尽,不能终视若辈,惟望若辈为上流人尔。”越数日,无疾而逝。

  刘氏,京师人。有松江人戍边者,诈称无妻,娶刘。既而遇赦归,绐刘曰:「吾暂归省。」久之不复至,刘抵松访之,夫拒不纳。刘哭曰:「良人弃笔者,笔者将安归。」乃翦发为尼,行乞市上,人多怜而周之。刘置一棺,夜卧棺中数十年。邻火起,刘入棺,呼曰:「乞与阖棺,以毕吾事。」遂焚死。

姚氏,余杭人,居山谷间。夫出刈麦,姚居家执爨。母何氏往汲涧水,久而不至。俄闻覆水声,亟出视,则虎衔其母以走。姚仓卒往逐之,即以手殴其胁,邻人竞执器具以从,虎乃置之而去。姚负母以归,求药疗之,奉养二十余年而卒。

  姚氏,余杭人,居山谷间。夫出刈麦,姚居家执爨。母何氏往汲涧水,久而不至。俄闻覆水声,亟出视,则虎衔其母以走。姚仓卒往逐之,即以手殴其胁,邻人竞执器具以从,虎乃置之而去。姚负母以归,求药疗之,奉养二十余年而卒。

虞凤娘,义乌人。其姊嫁徐明辉而卒,明辉闻凤娘贤,恳其父欲聘为继室。女知,泣谓父母曰:“兄弟未尝同妻,即姊妹可见。”父执不听,女绝口不言,自经死。

  余氏,大庆宋蒙妾。蒙妻刘,举孩子各一个人,余无所出。及蒙卒,刘他适,妾劳累育之。日事纺绩,非丙夜不休。壶政庄敬,亲戚莫敢窥其门。逾二十年,忽谓子女曰:「吾命将尽,无法终视若辈,惟望若辈为上流人尔。」越数日,无疾而逝。

又方宁妻官胜娘者,建宁人。宁耨田,胜娘馌之,见一虎方攫其夫,胜娘即弃馌奋梃连续攻击之,虎舍去,胜娘负夫至半途而死。有司以闻,为旌复其家。

  又方宁妻官胜娘者,建宁人。宁耨田,胜娘馌之,见一虎方攫其夫,胜娘即弃馌奋梃接连攻击之,虎舍去,胜娘负夫至半路而死。有司以闻,为旌复其家。

林贞女,侯官人。父舜道,官参与政务。女幼许长乐副都大将军陈省子长源,既纳币,长源卒。女蓬首削脂泽,称疾卧床,哭无声而神伤。或谓未成妇,何自苦。答曰:“子名氏、岁月饰而椟之以归陈,忍自昧哉!”固请于父,欲赴陈丧,父为达其意。陈父答曰:“以凶归,所不忍,以好归,畴与主之?姑俟丧除。”女大悲咤曰:“是欲缓之,觊夺吾志也。”遂不食,积四日,呕血死。

  虞凤娘,义乌人。其姊嫁徐明辉而卒,明辉闻凤娘贤,恳其父欲聘为继室。女知,泣谓父母曰:「兄弟未尝同妻,即姊妹可见。」父执不听,女绝口不言,自经死。

衣氏,汴梁儒士孟志刚妻。志刚卒,贫而无子,有司给以棺木。衣氏绐匠者曰:“可宽大其棺,吾夫有遗服装,欲尽置当中。”匠者然之。是夕,衣氏具鸡黍祭其夫,家之具有悉散之故乡及同居王媪,曰:“吾闻一马不被两鞍,吾夫既死,与之同棺共穴可也。”遂自刭死。

  衣氏,汴梁儒士孟志刚妻。志刚卒,贫而无子,有司给以棺木。衣氏绐匠者曰:「可宽大其棺,吾夫有遗服装,欲尽置当中。」匠者然之。是夕,衣氏具鸡黍祭其夫,家之具有悉散之故乡及同居王媪,曰:「吾闻一马不被两鞍,吾夫既死,与之同棺共穴可也。」遂自刭死。

王贞女,昆山人,太仆卿宇之孙,诸生述之女,字大将军顾章志孙同吉。未几,同吉卒。女即去饰,白衣至父母前,不言亦不泣,若促驾行者。父母有难色,使妪告其舅姑,舅姑扫庭内待之。女既至,拜柩而不哭,敛容见舅姑,有终焉之意。姑含泪曰:“儿不幸早亡,奈何累新娘。”女闻姑称新娘,泪簌簌下,遂留执妇道不去。早晚跪奠柩前,视姑眠食外,辄自屏一室,虽至戚遣保姆候视,皆谢绝,曰:“吾义不见门以旁人。”后姑病,女服勤,昼夜不懈。及病剧,女生候床前,出视药灶,往来频繁,若有所为。群婢窥之而莫得其迹,姑既进药则睡,觉而病立间,呼女曰:“向饮笔者者何药?乃速愈如是。”欲执其手劳之,女缩手有难进之状。姑怪起视,已断一指煮药中矣。姑叹曰:“吾以天夺吾子,常忧老无所倚。今妇不惜支体以疗吾疾,岂不胜有子耶!”流涕久之。人皆称贞孝女云。

  林贞女,侯官人。父舜道,官参与政务。女幼许长乐副都太守陈省子长源,既纳币,长源卒。女蓬首削脂泽,称疾卧床,哭无声而神伤。或谓未成妇,何自苦。答曰:「子名氏、岁月饰而椟之以归陈,忍自昧哉!」固请于父,欲赴陈丧,父为达其意。陈父答曰:「以凶归,所不忍,以好归,畴与主之?姑俟丧除。」女大悲咤曰:「是欲缓之,觊夺吾志也。」遂不食,积27日,呕血死。

有侯氏者,钧州曹德妻。德病死,侯氏语人曰:“年少夫亡,妇人之不幸也。欲守吾志,而乱离那样,其能免乎!”遂缢死于墓。

  有侯氏者,钧州曹德妻。德病死,侯氏语人曰:「年少夫亡,妇人之不幸也。欲守吾志,而乱离那样,其能免乎!」遂缢死于墓。

倪美玉,年十八归董绪。绪居丧过毁得疾,谓妻曰:“吾无兄弟,又无子。吾死,父母祀绝矣。当以本身屋为小宗祠,置祀田数亩,小宗人递主之,春秋享祀,吾父母获与焉,吾无憾矣。汝必以此意告作者叔父而行之。”绪卒,倪立从子为后。治丧毕,携其女及田二十亩嘱其姒曰:“以此累姆。”及夫叔父自外郡至,泣拜致夫命,叔父如其言。事竣,妇出拜谢,即入室卧不食。居数日,沐浴整衣曰:“亡夫召笔者矣。”举手别父阿娘属而逝,年二十二。

  王贞女,昆山人,太仆卿宇之孙,诸生述之女,字尚书顾章志孙同吉。未几,同吉卒。女即去饰,白衣至父母前,不言亦不泣,若促驾行者。父母有难色,使妪告其舅姑,舅姑扫庭内待之。女既至,拜柩而不哭,敛容见舅姑,有终焉之意。姑含泪曰:「儿不幸早亡,奈何累新娘。」女闻姑称新娘,泪簌簌下,遂留执妇道不去。早晚跪奠柩前,视姑眠食外,辄自屏一室,虽至戚遣保姆候视,皆谢绝,曰:「吾义不见门以旁人。」后姑病,女服勤,昼夜不懈。及病剧,女子候床前,出视药灶,往来频繁,若有所为。群婢窥之而莫得其迹,姑既进药则睡,觉而病立间,呼女曰:「向饮小编者何药?乃速愈如是。」欲执其手劳之,女缩手有难进之状。姑怪起视,已断一指煮药中矣。姑叹曰:「吾以天夺吾子,常忧老无所倚。今妇不惜支体以疗吾疾,岂不胜有子耶!」流涕久之。人皆称贞孝女云。

又周经妻吴氏、郭惟辛妻郝氏、陈辉妻白氏、张顽住妻杜氏、程二妻成氏、李贞妻武氏、暗都剌妻张氏,并以夫死,不忍独生,上吊而亡而死。

  又周经妻吴氏、郭惟辛妻郝氏、陈辉妻白氏、张顽住妻杜氏、程二妻成氏、李贞妻武氏、暗都剌妻张氏,并以夫死,不忍独生,上吊自杀而死。

刘烈女,广陵人。少字吴嘉谏。邻富儿张阿官屡窥之,一夕缘梯入。女呼父母共执之,将讼官。张之从子倡言刘女诲淫,缚人取财。人多信之。女呼告父曰:“贼污小编名,不可活矣,作者当诉帝求直耳。”即上吊自杀。盛暑待验,暴日下无尸气。嘉谏初惑人言,不哭。徐察之,知其诬也,伏尸大恸。女目忽开,流血泪数行,若对泣者。张延讼师丁二执前说,女傅魂于二曰:“若以笔污小编,作者先杀汝。”二立死。时江涛震吼,岸土裂崩数十丈,人感觉女冤所致。有司遂杖杀阿官及从子。

  倪美玉,年十八归董绪。绪居丧过毁得疾,谓妻曰:「吾无兄弟,又无子。吾死,父母祀绝矣。当以小编屋为小宗祠,置祀田数亩,小宗人递主之,春秋享祀,吾父母获与焉,吾无憾矣。汝必以此意告作者叔父而行之。」绪卒,倪立从子为后。治丧毕,携其女及田二十亩嘱其姒曰:「以此累姆。」及夫叔父自外郡至,泣拜致夫命,叔父如其言。事竣,妇出拜谢,即入室卧不食。居数日,沐浴整衣曰:「亡夫召我矣。」举手别父阿娘戚而逝,年二十二。

事闻,咸旌异之。

  事闻,咸旌异之。

东京某氏,既嫁,夫患疯癞,舅姑谋夺以妻少子。妇觉,密告其夫,夫泣遣之回娘家。妇潜制殓具,夫既死,舅姑不以告,不阖棺,露置水滨,以俗忌重疾也。妇闻,盂饭沦鸡,偕幼妹至棺所,抱尸浴之,敛以衣衾,阖棺设祭。祭毕,与妹诀,以巾幕面,投水死。

  刘烈女,凉州人。少字吴嘉谏。邻富儿张阿官屡窥之,一夕缘梯入。女呼父母共执之,将讼官。张之从子倡言刘女诲淫,缚人取财。人多信之。女呼告父曰:「贼污作者名,不可活矣,小编当诉帝求直耳。」即悬梁自尽。盛暑待验,暴日下无尸气。嘉谏初惑人言,不哭。徐察之,知其诬也,伏尸大恸。女目忽开,流血泪数行,若对泣者。张延讼师丁二执前说,女傅魂于二曰:「若以笔污作者,作者先杀汝。」二立死。时江涛震吼,岸土裂崩数十丈,人觉着女冤所致。有司遂杖杀阿官及从子。

汤辉妻张氏,处州龙泉人。会兵乱,其家庭财产先已移入山寨,夫与姑共守之。舅以疾未行,张归任药膳,且以舆自随。既而贼至,即命以舆载其舅,而己遇贼。贼以刀胁之曰:“从自个儿则生,否则死。”张掠发整衣请受刃,贼未忍杀,张惧污,即夺其刃自剚死,年二十七。

  汤辉妻张氏,处州龙泉人。会兵乱,其家庭财产先已移入山寨,夫与姑共守之。舅以疾未行,张归任药膳,且以舆自随。既而贼至,即命以舆载其舅,而己遇贼。贼以刀胁之曰:「从自己则生,不然死。」张掠发整衣请受刃,贼未忍杀,张惧污,即夺其刃自剚死,年二十七。

谷氏,余姚史茂妻。父以茂有历史学,赘之于家。数日,邻人宋思徵责于父,见氏美,遂指逋钱为聘物,讼之官。知县马从龙察其诬,杖遣之。及谷下阶,茂将扶以行。谷故未尝出闺阁,见隶人林立,而夫以身近己,惭发赪,推茂远之。从龙望见,以谷意不属茂也,立改判归思。思即率众拥舆中而去,谷母随之至思舍。谷呼号求速死,断发属母遗茂。思族妇十余名,环相劝尉,不可解,乘间缢死。从龙闻之大惊,捕思,思亡去。茂感妻义,终生不娶。

  东京某氏,既嫁,夫患疯癞,舅姑谋夺以妻少子。妇觉,密告其夫,夫泣遣之头转客。妇潜制殓具,夫既死,舅姑不以告,不阖棺,露置水滨,以俗忌隐疾也。妇闻,盂饭沦鸡,偕幼妹至棺所,抱尸浴之,敛以衣衾,阖棺设祭。祭毕,与妹诀,以巾幕面,投水死。

又汤婍者,亦龙泉人,有长相。贼杀其父母,以刃胁之。婍不胜悲咽,乞早死,因以头触刃。贼怒,斫杀之。其妹亦不受辱而死。

  又汤婍者,亦龙泉人,有长相。贼杀其家长,以刃胁之。婍不胜悲咽,乞早死,因以头触刃。贼怒,斫杀之。其妹亦不受辱而死。

白氏,清涧惠道昌妻。年十八,夫亡。怀娠5月,欲以死殉。众谕之曰:“胡十分多待,举子以延夫嗣。”氏泣曰:“非不念良人无后,忧虑疼不可能弹指缓耳。”二十五日不食而死。

  谷氏,余姚史茂妻。父以茂有文艺,赘之于家。数日,邻人宋思徵责于父,见氏美,遂指逋钱为聘物,讼之官。知县马从龙察其诬,杖遣之。及谷下阶,茂将扶以行。谷故未尝出闺阁,见隶人林立,而夫以身近己,惭发赪,推茂远之。从龙望见,以谷意不属茂也,立改判归思。思即率众拥舆中而去,谷母随之至思舍。谷呼号求速死,断发属母遗茂。思族妇十余名,环相劝尉,不可解,乘间缢死。从龙闻之大惊,捕思,思亡去。茂感妻义,终生不娶。

俞士渊妻童氏,严州人。姑性严,待之寡恩,童氏柔顺以事之,无少拂其意者。至正十三年,贼陷威平,官军复之,已乃纵兵剽掠。至士渊家,童氏以身蔽姑。众欲污之,童氏大骂不屈。一卒以刀击其右手,愈不屈。又一卒断其左臂,骂犹不绝。众乃皮其面而去,前天乃死。

  俞士渊妻童氏,严州人。姑性严,待之寡恩,童氏柔顺以事之,无少拂其意者。至正十三年,贼陷威平,官军复之,已乃纵兵剽掠。至士渊家,童氏以身蔽姑。众欲污之,童氏大骂不屈。一卒以刀击其左臂,愈不屈。又一卒断其右手,骂犹不绝。众乃皮其面而去,前天乃死。

高烈妇,博平诸生贾垓妻。垓卒,氏自计曰:“死节易,守节难。况当兵乱之际,吾宁为其易者。”执姑手泣曰:“妇不可能奉事舅姑,反遗孤孙为累。然妇殉夫为得正,勿过痛也。”遂缢。

  白氏,清涧惠道昌妻。年十八,夫亡。怀娠1十一月,欲以死殉。众谕之曰:「胡相当多待,举子以延夫嗣。」氏泣曰:「非不念良人无后,顾虑疼不能够须臾缓耳。」四日不食而死。

张氏女,高邮人。城乱,贼知张女有姿艳,叩其家索之。女方匿复宇间,贼将害其父母,女不得已乃出拜贼。贼即伏地呼其家长为丈人媪,而以女行,女欣欣然从之。过桥,投水死。

  张氏女,高邮人。城乱,贼知张女有姿艳,叩其家索之。女方匿复宇间,贼将害其父母,女不得已乃出拜贼。贼即伏地呼其家长为丈人媪,而以女行,女欣欣然从之。过桥,投水死。

于氏,颍州邓任妻。任病,家贫,药饵不给,氏罄嫁笥救之。阅五月病革,氏聘簪二,绾一于夫发,自绾其一,抚任颈哽咽曰:“妾必不负君。”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任口中,令啮为信。任殁五日,缢死。

  高烈妇,博平诸生贾垓妻。垓卒,氏自计曰:「死节易,守节难。况当兵乱之际,吾宁为其易者。」执姑手泣曰:「妇无法奉事舅姑,反遗孤孙为累。然妇殉夫为得正,勿过痛也。」遂缢。

有高氏妇者,同郡人也。携其女从夫出避乱,见道旁空舍,入个中,脱金缠臂与女,且语夫,令疾行。夫挈女稍远,乃解足纱自经。贼至,焚其舍。夫抵仪真,夜梦妇来告曰:“作者已缢死彼舍矣。”其精爽如此。

  有高氏妇者,同郡人也。携其女从夫出避乱,见道旁空舍,入当中,脱金缠臂与女,且语夫,令疾行。夫挈女稍远,乃解足纱自经。贼至,焚其舍。夫抵仪真,夜梦妇来告曰:「作者已缢死彼舍矣。」其精爽如此。

州又有台氏,诸生张云鹏妻。夫病,氏单衣蔬食,祷天愿代,割臂为糜以进。夫病危,许以身殉,订期26日。夫付红帨为诀,氏号泣受之。越二日,结所授帨就缢,侍婢救不死,恨曰:“何物奴,败作者事!令自个儿负八日约。”自是,水浆不入口,举声一号,热血迸流。至二十五日,顿足曰:“迟矣,郎得毋疑作者。”母偶出栉沐,扃户缢死。

  于氏,颍州邓任妻。任病,家贫,药饵不给,氏罄嫁笥救之。阅七月病革,氏聘簪二,绾一于夫发,自绾其一,抚任颈哽咽曰:「妾必不负君。」纳指任口中,令啮为信。任殁13日,缢死。

惠士玄妻王氏,大都人。至正十四年,士玄病革,王氏曰:“吾闻病人粪苦则愈。”乃尝其粪,颇甘,王氏色愈忧。士玄嘱王氏曰:“笔者病必不起,前妾所生子,汝善保养之。待此子稍长,即从汝自嫁矣。”王氏泣曰:“君何为出此言耶!设有不讳,妾义当死,尚复有她说乎。君幸有兄嫂,此儿必不失所居。”数日,士玄卒。比葬,王氏遂居墓侧,蓬首垢面,哀毁逾礼,常以妾子置左右,饮食寒暖惟恐不至。九冬,妾子亦死,乃哭曰:“无复望矣。”屡引刀自杀。亲属惊救,得免。至终丧,亲旧皆携酒礼祭士玄于墓。祭毕,众欲行酒,王氏已经死于树矣。

  惠士玄妻王氏,大都人。至正十四年,士玄病革,王氏曰:「吾闻伤者粪苦则愈。」乃尝其粪,颇甘,王氏色愈忧。士玄嘱王氏曰:「笔者病必不起,前妾所生子,汝善爱慕之。待此子稍长,即从汝自嫁矣。」王氏泣曰:「君何为出此言耶!设有不讳,妾义当死,尚复有她说乎。君幸有兄嫂,此兒必不失所居。」数日,士玄卒。比葬,王氏遂居墓侧,蓬首垢面,哀毁逾礼,常以妾子置左右,饮食寒暖惟恐不至。冬辰,妾子亦死,乃哭曰:「无复望矣。」屡引刀自杀。亲属惊救,得免。至终丧,亲旧皆携酒礼祭士玄于墓。祭毕,众欲行酒,王氏已经死于树矣。

胡氏,诸城人,遂平知县丽明女儿也。年十七,归诸生李敬中,生一女而夫卒。初哭踊甚哀,比25日不哭,盥栉拜舅姑堂下,亲人怪之,从容答曰:“妇不幸失所天,无子,将从死者地下,不得复事舅姑,幸强饭自爱。他日叔有子,为亡人立嗣,岁时奠麦饭足矣。”姑及其母泣止之,不可,乃焚香告柩前,顾亲戚曰:“洗含汝等亲之,不可近男士。”遂入户自经,母与姑槌门痛哭疾呼,终不顾而死。

  州又有台氏,诸生张云鹏妻。夫病,氏单衣蔬食,祷天愿代,割臂为糜以进。夫病危,许以身殉,订期13日。夫付红帨为诀,氏号泣受之。越四日,结所授帨就缢,侍婢救不死,恨曰:「何物奴,败我事!令本身负18日约。」自是,水浆不入口,举声一号,热血迸流。至八日,顿足曰:「迟矣,郎得毋疑笔者。」母偶出栉沐,扃户缢死。

又有王氏者,良乡费隐妻也。隐有疾,王氏数尝其粪。及疾笃,嘱王氏曰:“笔者一子一女,虽妾所生,没有差别汝所出也。作者死,汝其善抚育之。”遂殁。王氏居丧,抚其儿女。既而子又死。服除,谓其家属曰:“妾闻夫乃妇之天,今夫已死,妾生何为!”乃执女子手球,语之曰:“汝今已长,稍知人事,管钥在此,汝自司之。”遂相抱恸哭。是夜,缢死于园中。

  又有王氏者,良乡费隐妻也。隐有疾,王氏数尝其粪。及疾笃,嘱王氏曰:「笔者一子一女,虽妾所生,一点差距也未有汝所出也。笔者死,汝其善抚育之。」遂殁。王氏居丧,抚其孩子。既而子又死。服除,谓其亲人曰:「妾闻夫乃妇之天,今夫已死,妾生何为!」乃执女子手球,语之曰:「汝今已长,稍知人事,管钥在此,汝自司之。」遂相抱恸哭。是夜,缢死于园中。

王氏,淄川成象妻。夫死,痛哭三五日,唇焦齿黑。父不忍,予之水,谢勿饮。又二十一日,气息渐微,强起语父曰:“翁姑未葬,夫亦露殡,奈何?”父许任其事,氏就枕叩头而瞑,年十七。

  胡氏,诸城人,遂平知县丽明外孙女也。年十七,归诸生李敬中,生一女而夫卒。初哭踊甚哀,比三日不哭,盥栉拜舅姑堂下,亲戚怪之,从容答曰:「妇不幸失所天,无子,将从死者地下,不得复事舅姑,幸强饭自爱。他日叔有子,为亡人立嗣,岁时奠麦饭足矣。」姑及其母泣止之,不可,乃焚香告柩前,顾亲属曰:「洗含汝等亲之,不可近男人。」遂入户自经,母与姑槌门痛哭疾呼,终不顾而死。

李景文妻徐氏,名彩鸾,字淑和,浦城徐嗣源之女。略通经史,每诵文天祥《六歌》,必为之感泣。至正十五年,青田贼寇浦城,徐氏从嗣源逃旁近山谷。贼持刀欲害嗣源,徐氏前曰:“此笔者父也,宁杀小编。”贼舍父而止徐氏。徐氏语父曰:“儿义不受辱,今必死,父可速去。”贼拘徐氏至洛阳桥,拾炭题诗壁间,有“唯有柳州桥下水,千年照见妾心清”之句。乃厉声骂贼,投于水。贼竞出之。既而乘间复投水死。

  李景文妻徐氏,名彩鸾,字淑和,浦城徐嗣源之女。略通经史,每诵文云孙《六歌》,必为之感泣。至正十五年,青田贼寇浦城,徐氏从嗣源逃旁近山谷。贼持刀欲害嗣源,徐氏前曰:「此笔者父也,宁杀笔者。」贼舍父而止徐氏。徐氏语父曰:「兒义不受辱,今必死,父可速去。」贼拘徐氏至江门桥,拾炭题诗壁间,有「只有遵义桥下水,千年照见妾心清」之句。乃厉声骂贼,投于水。贼竞出之。既而乘间复投水死。

刘孝女,京师人。父兰卒,矢志不嫁,以养其母。崇祯元年,年四十六矣,母病殁,女遂绝粒殉之。

  王氏,淄川成象妻。夫死,痛哭21日,脣焦齿黑。父不忍,予之水,谢勿饮。又23日,气息渐微,强起语父曰:「翁姑未葬,夫亦露殡,奈何?」父许任其事,氏就枕叩头而瞑,年十七。

周妇毛氏,松阳人,美相貌。至正十五年,随其夫避乱麻鹥山中,为贼所得。胁之曰:“从本人多与若金,否则杀汝。”毛氏曰:“宁剖笔者心,不愿汝金。”贼以刀磨其身,毛氏因大詈曰:“碎呙贼,汝碎则臭,作者碎则香。”贼怒,刳其肠而去,年二十九。

  周妇毛氏,松阳人,美姿容。至正十五年,随其夫避乱麻鹥山中,为贼所得。胁之曰:「从笔者多与若金,不然杀汝。」毛氏曰:「宁剖笔者心,不愿汝金。」贼以刀磨其身,毛氏因大詈曰:「碎呙贼,汝碎则臭,小编碎则香。」贼怒,刳其肠而去,年二十九。

崔氏,香河王锡田妻。崇祯二年,城破,氏与众诀曰:“小编义不受辱。”涕泣乳其女,将上吊自尽,家里人力持不得遂。兵及门,众俱奔,氏仓皇缢于户后,恐贼见其貌,或解之也。

  刘孝女,京师人。父兰卒,矢志不嫁,以养其母。崇祯元年,年四十六矣,母病殁,女遂绝粒殉之。

丁尚美妻李氏,汴梁人。年二十余,有长相。至正十五年,贼至,欲虏之。李氏怒曰:“吾家六世义门,岂能从贼以辱身乎!”于是阖门三百余口俱被害

  丁尚俏老婆李氏,汴梁人。年二十余,有长相。至正十五年,贼至,欲虏之。李氏怒曰:「吾家六世义门,岂能从贼以辱身乎!」于是阖门三百余口俱被害

高陵李氏,镇抚刘光灿妻。夫殁,励志苦守。崇祯四年,贼陷高陵。年七十九,其家掖之走,曰:“未亡人弃先夫室何往?”语未已,贼露刃入。即取刀自刺,流血淋漓。贼壮其烈,与饮食,怒不受,以碗击贼,骂曰:“吾忍死四十九年,今啜贼食耶!”遂遇害。

  崔氏,香河王锡田妻。崇祯二年,城破,氏与众诀曰:「笔者义不受辱。」涕泣乳其女,将上吊而亡,家里人力持不得遂。兵及门,众俱奔,氏仓皇缢于户后,恐贼见其貌,或解之也。

  。

烈妇柴氏,静乐县孙贞妻。崇祯四年,夫妇避贼山中。贼搜山,见氏悦之,执其手。氏以口啮肉弃之曰:“贼污吾手。”继扳其肱,又以口啮肉弃之曰:“贼污吾肱。”贼舍之去,氏骂不绝声,还杀之。

  高陵李氏,镇抚刘光灿妻。夫殁,励志苦守。崇祯四年,贼陷高陵。年七十九,其家掖之走,曰:「未亡人弃先夫室何往?」语未已,贼露刃入。即取刀自刺,流血淋漓。贼壮其烈,与饮食,怒不受,以碗击贼,骂曰:「吾忍死四十九年,今啜贼食耶!」遂遇害。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